400-856-2136
最新公告:欢迎光临重庆AG环亚集团清洁服务有限公司网站!
联系我们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长江二路53号爱华龙都27楼
热线:400-856-2136
传真:+86-23-365214895
邮箱:23514236@qq.com
电话:15820156214
新闻动态您当前的位置:AG环亚集团 > 新闻动态 >

如何成为一个高效学习者?

更新时间:2018-12-14 23:56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掌握系统化的学习方法。系统化的学习方法主要包括以下内容:价值感、目标、提升、实践、融合、反思。

  动机是学习活动的终极动力,主动探索和发现事物的价值感及意义是掌握任何一项技能的第一步。

  人们在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这种带有一定意义的存在感是审视世界的一个独特角度,是一个思维的框架,是一种既可能让某个事物显得不可或缺,又可能认为它完全无足轻重的态度。

  说到底,价值感才是我们学习的终极动力。我们乐于学习某种专业技能,是出于价值感带来的强大动力。

  动力=一系列的付出(即完成某一任务所需要的努力)+对目标的期待(即对自我效能的理解)+价值感(即事物的意义)

  现在,公司的人力资源部也一样经常提醒我们:你将来的生活,可全指望你的退休账户了!

  但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此。简单说,仅仅告诉人们某些东西很重要是远远不够的。霍利曼教授发现,单纯告诉人们某些事物很重要会引起人们的反感,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威胁或者过度干涉。

  事实上,人们需要自己发现事物的意义。价值感是一个人对自身事物的感知,对知识和技能的感知,是在所学知识与自身生活体验之间建立连接的过程。

  弗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克里斯·霍利曼认为,价值感是一种机制,它的工作方式是促使人们思索“这件事对我有什么好处”。

  以统计学为例。数据分析毫无疑问是非常强大的工具,在很多领域,不管银行、医药,还是运动管理,离开基本的统计技能几乎寸步难行。

  然而人们不会天生喜欢统计学,而且还讨厌复杂的线性回归和统计学枯燥的教学方式,也对反复审视统计数字、画柱状图缺乏热情。

  弗吉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非常了解这种矛盾,作为一名研究人员,他决定尝试激发学生对统计学的兴趣,于是让几名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写一写统计学在哪些方面与他们的生活有所联系。他用问题引导学生们:

  每个学生都写了一两页。结果非常明显,通过描述自身与统计学之间的联系,学生们都增加了对统计学的兴趣。

  换句话说,通过向学生们解释统计学对他们将来职业、爱好、家庭的意义,极大地提高了他们的学习效率。

  另外,奖励、新奇和环境,对于每个人发现某种意义都会有所帮助。在这方面,内生动机或自发兴趣,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价值形式。

  我们做某些事,单纯就是因为我们想去做。如果希望有动力去学习某一专业,那么就必须自己去发现与这个专业的关联在哪里。

  霍利曼的这一观点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对经历过或即将经历的事情,学习起来会更有动力。

  针对学习,我们的动力在于想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我们希望通过弥补自己的知识差距来理解事物在世界上的存在价值。对价值和意义的追问是一个自我激发的过程。

  人类愿意探索发现完全是天性使然,人们在尝试新事物的时候会有一种幸福感。因为在寻找事物根源的过程中,引起愉悦感受的多巴胺水平会上升,从而产生愉悦感。

  也就是说,探索发现就像吃饭、睡觉、性与爱一样,是我们DNA中早就注定了的行为。

  在不断的尝试和探索中,我们总是希望看看有什么东西既符合我们的兴趣又对我们有价值。

  根据一项对医院清洁工的调查,发现一些清洁工不只是为了赚钱才做这项工作,许多清洁工认为自己是医院中的重要一分子,他们觉得自己就像医院的形象大使,还有的认为自己属于医院的医护人员。

  平日,这些清洁工比其他同事更有工作热情,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也觉得比其他人更有幸福感。这些清洁工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中发现了更多的意义和价值,因此具有了更高的成就感。

  人们在生活中,比幸福、利润更重要的是人们希望自己活得有价值。对人生的意义有更高认识水平的人,生活中焦虑更少,身体更健康,对生活也更为满足。

  心理学家根据人们思维当中的这一心理特性,研究出一种“职位微调”的方法,即通过调整职业的某个因素来与你的兴趣爱好相匹配。

  从学习角度来说,如果我们希望提升学习动力,那么也需要进行类似的调整,称之为“学习微调”,即我们要在学习内容和我们自己之间建立更强的关联性。

  “学习微调”是针对所学习的专业技能,深入挖掘其长远意义的有效途径。在实践中,就是要问自己:

  人们需要在这个阶段搞清楚自己究竟想学什么知识和技能,这个时候可以把学习活动看成知识管理活动。为了有所收获,我们需要设定目标,确定时间节点,规划具体的实现策略。

  一个叫做“全员成功”的教育改革项目已经久负盛名。1980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鲍勃·斯莱文和他的妻子南希·马登发起了这项教育改革项目。

  这个教学改革项目最核心的特征在于,它是高度目标导向的,其核心秘籍就是目标设定。这一方法可以实现目标明确的教学指导活动。

  从迪伦中学、温莎山小学等有关学校合作学习方式的统计数据上看,“全员成功”是第一个强调群组学习的项目:根据学生的实际水平而不是年龄或者所在年级进行分组,教师可以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教学指导,以此确保每个学生能够学习到他们需要学习的内容。

  掉队的学生会有专门的老师给他们进行辅导,教师们能更加清晰地认识到学生需要学习哪些内容,以及哪些才是适合孩子们的学习方式。

  “全员成功”项目实施后,严重缺乏教学资源的迪伦中学,成功地实现了转身,实现了阅读成绩的翻倍增长;温莎小学实施时间不长,但已经梳理了学校的教学流程,并开始有针对性地提升教学质量,学习效果慢慢提升,学生的出勤率也开始提高。

  在从事学习活动的过程中,我们不可能把全部细节安排妥当。我们的计划可以改变,但是必须要有一个计划。

  为了掌握专业技能,我们需要把它们分解成我们大脑能够消化吸收的片断,然后把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分散的信息片断上。

  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把专业知识分解,使之可以通过短时记忆的狭窄通道,存储在长期记忆的大脑空间里。

  通常我们是从已知的事物角度来理解新事物的,学习任何新知识都是建立在我们已有知识的基础上。

  一对一辅导被称为“迄今为止最有效的教学指导”。因为辅导工作是在我们已知的知识基础上展开的,辅导人员会把新知识调整到我们已有知识可以接受的程度。

  当进行一对一辅导时,辅导人员可以得到大量的反馈,知道哪些事情对学生更有意义,对学生的知识水平的提升更有针对性,重点更明确。

  这里有一个富者更富或者赢者通吃的逻辑:如果我们建立了一张知识网络,那么在这个网络基础上添加新的知识就更容易了。

  从这个角度看,知识确实就是力量,对基本事实的了解,使得学习专业知识更加有效。

  为了学习新内容,这个新知识或技能必须恰到好处,既不能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认知水平,使我们置身于新知识的迷宫里不知所措;也不能过于简单,学不到什么东西。

  当然也需要把学习目标设定得略微超越我们现有的知识和技能水平。在学习上,我们总需要比以前更加努力那么一点点。

  元认知,就是搞清楚我们的大脑是如何理解事物的,掌握如何从思维活动的角度看待问题,从而对人们的认知行为多一点了解。

  也就是心理学家所说的关于思考的思考,这对于如何设定我们的学习目标至关重要。它由两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是元认知的规划部分,即我怎么知道自己掌握了哪些知识?我的目标是什么?我需要更多的背景知识吗?

  第二部分是元认知的监控部分,即我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学习这个概念吗?我取得进步了吗?为什么我要做正在做的这件事情呢?

  在学习活动方面,人们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能尽早地启动元认知活动,我们尝试理解未知事物的努力还不够,对自己已经掌握的知识又过于自信。在这方面,我们可以把元认知具体化成几个引导我们思考的问题:

  这类引导性问题的作用非常强大。研究人员马塞尔·威茵曼根据研究,发现元认知对学习效果的影响占40%,而智商方面的影响只占25%。

  写作是一种”应用类元认知“。因为在组织一句话、一个段落时,我们经常会问自己这些关键的元认知问题:谁是我的目标读者?他们能理解我的文字吗?我需要解释哪些内容呢?

  这也是写作成为整理思路的一种有效方式的重要原因。因为写作活动会强迫我们思考自己的观点、评估我们的论述。

  情绪体验通常会影响人们决定学习什么专业内容,它构成了我们学习新知识和新技能的基础。

  当从事学习活动时,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感觉如何?这项学习任务是让我感到沮丧还是感到害怕?

  

  学习活动是一种很深层的情绪活动,情绪体验通常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学习新技能的能力,也可能会降低学习效果,让学习活动变得更加困难。

  自我效能就是对自己能力的信赖,它是一种围绕一件具体任务而形成的“我一定能够完成”、“一定能够做好”的坚定信念。它可以让我们更加专注地以目标为导向,从而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应对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形。

  当我们投入学习活动的时候,需要各种办法来对付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一般来说,我们需要把计划写出来,做一个长远规划,帮助我们保持动力。

  学会学习,就是把学习看成一个项目管理的过程,包括设定清晰、可衡量的目标,寻找实现方法等具体任务。

  一旦我们搞清楚了为什么学和学什么之后,就应该立即进入提高专业水平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人们需要精益求精,打磨自己的能力,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

  世界上不存在不需要付出努力的学习方法。学习活动就是一个充满困难和挑战的过程,一定会激起人们的不适感觉。为了学习新技能,我们要准备好不太舒适、精疲力竭、常常有点一筹莫展的感受。

  学习也是一种积极主动的思维活动。人们需要凭自己的力量学习,这才是长远来看提升学习能力的最佳方式。

  如果从来没有机会尝试一下思维上的挣扎过程,那么将来在学习活动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产生过度的挫败感。

  我们需要相信努力一定会有回报,如果人们付出更多的认知努力,那么他们也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在学习活动中利用工作日志或日记、视频跟踪记录自我表现的情况,即进行自我监控。对自身表现的密切观察,会帮助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有所改善。

  多年来大家对最好的减肥方式争论不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新式的减肥方法:有的叫阿特金斯减肥法,这种方法几乎杜绝了一切碳水化合物;有的叫原始人节食法,这种方法是把你的食物制作得像3000年前的食物似的;更不用说百货商场里那些琳琅满目的膳食补充剂和饮料了。

  不久前,Vox新闻网的作者朱莉娅·贝尔兹挑选美国顶级的节食专家进行调查,“在你的患者中,那些能够成功减肥并保持不反弹的人有什么共同点?不成功的人哪些地方做错了?”

  通过调查发现:有效减肥且长期保持不反弹的人,既不是去减肥中心或者采用某种节食方法,也不是在健身房做三个小时的运动,而是那些“善于跟踪监控——监控自己吃了多少、体重多重的人”。

  从这个角度讲,学习活动也不例外。掌握某种新的专业技能之前,你需要知道,自己已经掌握了什么技能,以及需要做出哪些改变。

  这是一种比自我监控更为强大的反馈形式,它需要来自外部的某种评价或者纠错行为。

  通常我们很难发现自己的错误,我们需要一个旁观者对我们进行有针对性的纠错,并给出来自外部的评价反馈。

  最好的反馈意见是逐步推进、适当穿插一些交互指导。因为反馈,能让我们对从事的活动有更深刻的理解,从而掌握新的技能和新的方法。

  这在专业体育运动方面非常常见。没有人第一次打网球就可以学会上手发球,也没有人一个下午就能学会撑竿跳高。

  在其他知识领域也是同样的道理。在很多情况下,我们需要把同样的知识或者技能重复很多次,最终把它变成一种习惯才行。

  从实用角度讲,如果你想打磨你的高尔夫球技,那么挥杆一万次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想成为一名探戈舞蹈家,那么最好做好每天要穿上舞鞋的准备;如果想提高俄语水平,你就需要反复练习你的俄语词汇,并且经常主动记忆些新的词汇。

  提取练习是一项重要的学习活动,也是一种积极的思维活动,是我们主动把学到的知识编织到我们能理解的意义网络之中,来辅助我们学习知识和技能;它可以确保我们掌握记忆当中的知识,迫使我们对这些知识建立关联,从而使知识记忆更长久。

  犯错会促使我们深层理解。错误是人类思想的核心要素,它处于任何新思想得以产生的核心地位,是深思必备的一部分。禁止犯错就等于禁止质疑,就会剥夺我们深层理解的机会。

  所以,每当犯错的时候,就要问问自己:“我能从这个错误中学习到什么?我应该如何改进自己?”

  《有效学习》是美国国家智库高级研究员力作,斯坦福大学学习政策研究学院董事长、美国教师联合会董事长等联袂推荐。6大策略,18项学习工具锦囊,32道随机测试题,为你提供一整套系统化的学习技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返回列表页】
网站首页 AG环亚集团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长江二路53号爱华龙都27楼 电话:400-856-2136 传真:+86-23-365214895
Copyright © 2018-2020 AG环亚集团_首页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